主营产品:化工填料陶瓷填料陶粒滤料曝气生物滤池惰性氧化铝瓷球瓷砂滤料
联系我们
产品目录
“曲靖铬污染”事件 官民说法相差悬殊 - 江西全兴化工填料有限公司

“曲靖铬污染”事件 官民说法相差悬殊


生意社8月16日讯 8月12日,网传云南曲靖市越州镇有总量5000余吨的重毒化工废料铬渣由于非法丢放,毒水被直接排放南盘江中。记者就此事采访了云南环保厅副厅长任治中、云南环保厅监察总队队长黄杰。两位负责人表示,两月前确实有化工厂运渣驾驶员偷偷在越州镇山里偷倒了1000吨铬渣,当地一个死水塘受到污染,水塘中100立方米的水受污染。目前已经治理。

  网友董如彬的爆料是: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越州镇有总量5000余吨的重毒化工废料铬渣,经雨水冲刷和渗透,逐渐把容量20万立方的水库变成恐怖的“毒源”。“致命的六价铬,*高时超标2000倍。毒水被直接排放南盘江中。南盘江正是珠江的源头。”

  《云南信息报》记者冯蔚在第一时间采访了曲靖市麒麟区越州镇铬渣污染情况。他也基本印证了董如彬的说法。

  而云南省环保厅副厅长任治中及环保厅环境监察总队队长黄杰的说法却是:曲靖受铬污染的不是水库,只是一个水塘,“铬渣有1000多吨,受污染的水塘蓄水不多,不到100立方米。”

  5000吨对1000吨,20万立方大水库对100立方米的小水塘,这也实在太悬殊了。

  避重就轻、王顾左右而言他,往往是官方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统一模式。而在这里,人们恰恰看到了这种轻重悬殊、大小悬殊、水塘与水库的悬殊,5000对1000的悬殊。民说大,官说小,这本来就是一种不正常,为什么从来就没有颠倒过,民说小,而官说大?事故中死亡人数常常被人为缩水,环保事故中有人极力洗白,而在物价上涨人们钱包趋紧的时候,恰恰就有媒体让几个老太太出面说肉不贵菜不贵米面都不贵,这种反常,是不是某些官方“唱戏”的统一模式?

  真相很简单,运送铬渣的司机都受谁指使?黄杰的说法是“驾驶员觉得运输成本太高,就偷偷倒在了自己家旁边的山坳里。”这司机明明知道铬渣是严重的污染源,他会明知故犯偷偷倒在自家旁边的山坳里?铬渣的污染程度众所周知,咋就没有人全程予以监管呢?一个司机的说辞如此幼稚,环保厅官员咋就“反正我信了”呢?

  5000变1000,令人生疑,水库变水塘,令人生疑,司机背后的“制毒链”“魔手”,更令人生疑。而官员偏偏就信了,更令人生疑!这里面到底包藏了多少地方利益、****的猫腻?

  董如彬告诉记者:这个和平化工厂就在南盘江边上,它的数万吨铬渣就堆在离江水十米不到的地方。对于这一点,环保厅监察官方,又作何解释?铬渣可以“错倒”,责任可以旁推,官方民方的说辞均可能“放水”,但离江水十米这种危险,是不是事实上被你们一直漠视着?

  目前水塘的水有无抽回,黄杰称还不知道。至于和平化工厂在江边没有任何保护、随意堆放铬渣的情况,黄杰表示要回去核查一下。如此重大事故重大隐患,当事官员却糊里糊涂,难怪铬渣会成为“媒渣”——连媒体也啃不透硌了牙的“制毒链”。
 

首  页  |   关于科顺  |   产品目录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地理位置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3-2019  江西全兴化工填料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QQ及微信客服323498 电话:O799-679 8888 地址:江西省萍乡市湘东区腊市工业园 邮编:337000 
赣ICP备13007733号-7
  

赣公网安备 360313020001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