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营产品:化工填料陶瓷填料陶粒滤料曝气生物滤池惰性氧化铝瓷球瓷砂滤料
联系我们
产品目录
村临界处水污染 千人村连续几年饮水难 - 江西全兴化工填料有限公司

村临界处水污染 千人村连续几年饮水难



 生意社9月15日讯 因为饮用水遭污染,处在城市边界的青岛即墨市环秀街道前南庄村千余村民被迫连续几年买水吃。记者调查发现,由于法律、体制、执法等原因,我国农村临界处的水污染治理依然遭遇监管难题,消除水污染给农村带来的伤害依然困难重重。

  千余村民被逼连续几年买水吃

  接到群众举报,日前,记者来到青岛即墨市环秀街道前南庄村。该村位于青岛市的即墨市和城阳区(郊区)交界处,村庄西南方是连绵的丘陵。

  “问题就出在这些丘陵上。”按照村民的指点,记者驱车往村西南的丘陵上行驶,大老远就闻到了一股难闻的臭气。原来,在即墨、城阳的交界处,是好几座规模不小的猪舍,猪舍内肥猪们正在撒欢,旁边是一家玻璃瓶洗剂厂。几家猪舍和洗剂厂的下边是一条山涧,山涧内贮满了猪粪和工业废水,难闻的臭气就是从这些地方发出来的。

  因为有即墨市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陪同,记者很容易把在即墨地界的养猪户王道香约了出来。她告诉记者,她一共养了一百七八十头猪,但没有任何养殖审批手续。在王道香旁边、位于城阳区地界的两三家养猪场和洗剂厂,因为没有城阳方面的官员带路,记者没机会进入。

  记者循着山涧往下走,发现山涧沿东北方流入一座中小型水库。一般的水库颜色都是淡青色的,而这座水库是墨绿色的,散发着一股腐臭气。正在水库旁边干农活的前南庄村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大爷告诉记者,几年前,水库里鱼虾成群,水库是村民们洗衣服、捞鱼摸虾的好去处。但自从山涧那边猪舍和工厂建起来后,鱼虾死了,水草不长了,村民们也没地方洗衣服了,这里也变成了一座臭水库。“每年一过冬季,特别到了夏天,水库里到处泛着黄色的大泡沫,南风把臭气吹到村子里,弄得村民大热天都不敢开窗。”

  “我们已经连续几年买水吃了。”前南庄村民胡先生的妻子告诉记者,以前,村里打了一口大井,村民全部通过自来水系统饮用这口大井里的水。可是,自从山涧那边猪舍和工厂建起来后,自来水里流出来的水味道就越来越难闻,以后开始发臭,村民们饮水、做饭不敢再用自来水,只好花钱买大桶水。“一桶纯净水1.5元,我家一个周至少喝两三桶,一年下来光喝水就得几百元钱。”

  记者采访时,很多村民都告诉记者,村里饮用水被污染已经好几年了,村民们为省钱,做饭时尽量少用水。“每次洗澡,闻着那股恶心的味道直令人作呕。”

  其实,污染远不止此。记者发现,该村水库还有一条河道通向下游的一个大型水库石棚水库,石棚水库是即墨市城区居民饮用水的重要来源。也就是说,山涧上边的几百头肥猪不但把前南庄村给污染了,也把整个即墨市给污染了。

  饮用水污染谁之错

  据环保人士介绍,高浓度畜禽有机污水排入江河中,是造成水体富营养化的重要原因之一。畜禽污水排入鱼塘及河流中,会威胁水产业的发展。畜禽粪便中的有毒有害成分还易渗入到地下水中,导致地下水水质恶化。养殖场和养殖小区产生的大量恶臭气体,其中含有大量的氨、硫化物、甲烷等有毒有害成分,污染周边环境,严重影响农村空气环境质量,纠纷时有发生。同时,在居民聚居区的规模化养殖,也容易滋生人畜共患疾病。

  据悉,畜禽粪尿及废水中的有害微生物、致病菌及寄生虫卵首先对养殖场的畜禽产生危害,导致育雏死亡率和育成死亡率升高,同时给人类健康乃至生命造成威胁。据一份监测资料介绍,在规模化养殖场未经处理排放的粪水中,每升污水的化学需氧量(COD)高达3000—30000毫克/升,已成为农村主要的有机污染源之一。据国外资料报道,一头猪的排泄物中含氮量高达3.8%。另外,全世界约有“人畜共患疾病”250多种,我国有人畜共患疾病120多种。“人畜共患疾病”是指那些由共同病源体引起的人类与脊椎动物之间互相传染的疾病,其传染渠道主要是动物性食品、患病动物的粪尿、分泌物、污染的废水、饲料等。

  那么,即墨市前南庄村的污染是谁的过错呢?

  养猪户王道香告诉记者,她的养猪场虽然没有养殖手续,但每年要上交二三千元的承包费。记者纳闷:没有手续还上交承包费,这承包费究竟交给了谁?

  青岛市环保局即墨分局的一位官员则称,这里是即墨、城阳交界处,地处偏僻,执法人员没有发现这个违法地方。并且,旁边的那几家养猪场和洗剂厂在城阳地界,他们没法处罚。

  而城阳环保部门则告诉青岛当地媒体,气味污染分局无检测设备,须上报到市局才能下达处罚书。

  农村临界水污染监管困难重重

  山东潍坊日照共同整治潍河污染、皖苏浙联手治理太极洞污染、苏鲁联席会议制度破解跨界污染难题、阜平曲阳两县环保局联合出动30多名环境监察人员惩治铁选厂、广州和佛山同城整治金沙洲……近年来,临界污染尤其是农村地区的临界污染问题已成为全国共同的诟病。

  “三不管带来的互相推诿是*大难题。”有关法律界人士认为,农村环境污染主体分散,位置、途径、数量随机性大,分布范围广,防治难度大,排污不确定性强,不易环境监测。这使得农村环境污染的管理难度大、成本高。另外,区域单位面积上的污染负荷相对小,往往忽视其宏观效应。临界地一般都是偏远的农村,很多位于山区、湖泊的分水岭上,这些地方经济落后,交通闭塞,信息不畅,上级主管部门很难巡视到这里。正是这种惰性思维作祟,很多环保官员懒得到这些地方巡视检查。如果这些地方出了污染问题,一些地方的基层政府往往把责任往临界地区的政府头上推,然后是一糊二捂三拖,不出事不重视,出了事不曝光不处罚。

  再就是我国缺乏严格的准入制度。国家环境部早在2001年和2002年就出台了《畜禽养殖污染防治管理办法》、《畜禽养殖业污染物排放标准》,禁止向水体倾倒畜禽废渣,畜禽养殖场应当保持环境整洁,采取清污分流和粪尿干湿分离等措施。但一些村干部和养殖者对是否达标排放普遍不知晓。

  法律法规不健全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据悉,原有国家制定公布的污染物排放标准过低,已明显不能适应人民对环境质量的要求,这也造成了时下即使“污染严重”、环保部门也“无能为力”的窘境。有时,面对一些企业的污染行为,执法人员看了恨之入骨,可是要处罚、制止,却找不到相应法律文件的具体规定。即使有处罚条款,可操作性也不强,光是罚点小钱,对于污染环境者根本起不到威慑作用:“相对于昂贵的污水、废气处理费用,几万到几十万的‘违法成本’真是太低了。这也是很多企业有恃无恐乱排污的症结所在。”

  “几个城市同城协作治理污染是大势所趋,但这种合作不是一时心血来潮,也非即兴表演,而是需要一种长期坚守,甚至要把两个城市变成全省、甚至全国制度性的一盘棋。环保出了事,更应当追究当地政府的责任。只有这样,才能控制住污染的势头。”中国海洋大学的一位专家认为。

首  页  |   关于科顺  |   产品目录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地理位置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03-2019  江西全兴化工填料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QQ及微信客服323498 电话:O799-679 8888 地址:江西省萍乡市湘东区腊市工业园 邮编:337000 
赣ICP备13007733号-7
  

赣公网安备 36031302000114号